推荐资讯

没有商量啊他一想其实也能理解要是说服吕布不成哪怕吕布不会去告

发布时间:2019-01-20 17:13 浏览:
王允就这么看着李肃,李肃忙说道:“不错,不错,士孙仆射所言不错啊!肃又想到,其实也不是那么急着回去,所以在王司徒这儿再叨扰片刻想来也无妨,肃叨扰了!”
 
    “哼!算你识时务!”王允冷哼道。
 
    李肃一见王允的态度,他只能是表面苦笑,而心中暗骂啊。
 
    “好了,坐吧,二位都不必如此,坐下来好好说,有什么不能解决之事啊?”
 
    士孙瑞留下,他其实就是做这个的。王允要逼迫李肃加入他们,而士孙瑞则夹在两人的中间,起到一个缓和的作用,以免让谁都下不来台。
 
    李肃再一次坐下后,问道:“不知王司徒之前所说何事,非肃去做不可?”
 
    王允心中暗笑,心说你李肃倒是走啊,此时还不是得老老实实地待在这儿,不敢动吗。
 
    “哈哈哈,此事说来简单,其实就需你出马帮我们说服一人!”
 
    李肃听得是一头雾水,做说客,还说服一个人?这是要做什么?
 
    “不知王司徒要肃去说服何人啊?”
 
    “温侯吕布吕奉先!”(未完待续。)
------------
 
第三五六章 王子师逼劝李肃(续)
 
    李肃一听,心说什么?吕布吕奉先,你王子师和士孙君荣两人到底是要做什么?李肃可不认为说服吕布这是个什么好事儿,想当初他李儒李文优就曾说服过吕布,结果呢,之后是丁建阳死了,然后并州军是在一夜之间散去,这就是后果。那么自己这次要是把吕布说服成功,那么结果将可能会是……
 
    李肃他确实是有点儿小聪明,这个没错儿,所以他已经是隐隐约约地想到了什么,可能这个和自己的主公董卓有关,但是他强迫自己不去往那方面想,要说自己有几个脑袋?自己主公又是什么人?那是瞪眼就宰活人啊,这个还不算,灭族都是小事儿,关键是他还吃人肉,喝人血啊。李肃这人虽然也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好人,但是却也干不出来这种事儿啊。吃人肉,喝人血,那还是人能做出来的事儿吗,反正李肃一想到此处,他是全都都打哆嗦。
 
    “这,肃能否问一下王司徒,要肃去说服吕奉先,到底是为了……”
 
    王允淡淡一笑,“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我告诉你,你所想的没有错!”
 
    都到这个时候了,王允也不自称允了,客气什么的都没有用,大家直接就是“当面锣对面鼓”完事。谁也别扯别的,别藏着掖着的,该说什么就都说出来,让彼此都明白对方的想法就比什么都好。毕竟之后还要合作,所以他当然也要让李肃多了解一些东西。
 
    李肃听后,他是倒吸了一口冷气,这自己想的和从王允嘴里说出来的,那可是两回事儿啊,自己今日可真是上了贼船。而且看样儿还下不来了啊,看来还是随机应变吧。也不知他们怎么就找上了自己啊,不过李肃又一想,首先吕布他也只能是吃软不吃硬,所以你想去威胁去胁迫他,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所以也只能是去找人游说他才行,而如今这个人选明显就是自己了。可难道就因为自己和吕布是同乡的原因,然后就被王允给看中了?还是说因为……
 
    李肃第一次觉得这个和吕布是同乡也不是什么好事,因为以前觉得这个可能和吕布套近关系,所以还沾沾自喜。但是如今它居然却成了索命的绳索啊。但是如果他知道,那是因为王允认为他能很轻易地背叛董卓,所以主要因此才找了他,不知道李肃会是如何的想法。
 
    “王司徒,您看。今日难道说就不能放过肃了?”
 
    对李肃来说,这样儿的事儿。自己最好是能抽身而退。可别去趟这浑水。虽然自己也想让董卓死没错,但是看王允他们这样儿,可也难成大事啊。李肃确实对他们没什么太大的信心,当然了,要是说真能把吕布说服了,大家都联合在一起的话。那可就是另当别论了。
 
    “李肃,你是个聪明人,如果真想让我如此的话,那么你的下场会如何。想来你是很清楚的了!”
 
    王允的话中可没少了威胁,李肃闻言是打了个冷颤,他真想马上就给自己个嘴巴,心说自己糊涂啊,他王子师都把这事儿告诉自己了,难道还可能放过自己吗?自己的下场无非就只有两种,要不就是跟着他们一起干,要不就是马上死。他王子师和士孙君荣,一个是朝中的司徒,而另一个则是朝中的尚书仆射,要整死自己这么个骑都尉,那还不和打个喷嚏似的。想到此处的李肃,如今是汗都下来了,没办法,它止不住啊。
 
    士孙瑞此时赶紧又出来圆场,说道:“子师兄,我看李肃他也是个聪明人,和聪明人说话当然很简单,所以相信他会做出最好的选择来的!”
 
    说完,他对李肃一笑,而李肃也只能是对他抱以苦笑了。
 
    王允此时正眯着眼睛看着李肃,他心说,看来如今这李肃他就要就范了,只要自己再使出来“杀手锏”即可。只要把“杀手锏”一放出来,不怕他李肃不受自己的摆布。
 
    “李肃,五原人,与吕布吕奉先为同乡!”
 
    李肃张了张嘴,不过却没说什么,他不知道这王司徒他如今说这个做什么,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于是只听王允继续说道:“有子一名,如今正在并州,名叫李……”
 
    等王允都说完后,李肃的汗下来得更多的,此时他突然冷笑道:“呵呵,司徒知道的可真多啊,这些连丞相可都不知,但司徒却都知晓,可见司徒的良苦用心啊,呵呵!”
 
    别看李肃还能如此说,但是他心里却是已经惊讶得不行,也是害怕得不行。表面上的自己确实就自己一个人没错,也没有什么亲人,更是没有妻儿。自己没有家人确实是真的,但是儿子却不是没有,只是不在雒阳而已,他如今在并州。而自己为了保护他,所以就没让他在世人的面前露面,但是却没想到,今日他王子师却把什么都给调查出来了。李肃也彻底地是明白了,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啊,自己这次是彻底栽了,认了。
 
    他王允王子师这个老奸巨猾的老狐狸,既然知道了自己儿子的所在,还能放过他吗。自己今日如果真不同意和他们合作的话,那么不只是自己身死,最后就得连带着自己在世上的唯一的血脉也得消亡啊。好你个王允王子师啊,你是想让我李肃绝后啊,绝人子嗣,你和他董仲颖又有何区别!
 
    王允并没有对此反驳什么,只是说道:“李肃你确实是个聪明人,所以已经知道要如何去做了吧,还用我再多说吗?”
 
    李肃无奈地苦笑了几声,道:“呵呵呵,王司徒,不知我儿如今如何了?”
 
    “好,他很好!不过之后他会如何,如今却还得看你李肃的了!所以我也不敢保证啊!”
 
    李肃微微点点头,“我明白,放心,吕奉先那边儿我一定尽全力就是!”
 
    王允闻言则缓缓摇了摇头,“不,不是尽全力,而是你必须要把吕奉先说服,让他加入我们,否则的话,李肃你再想想你的儿子吧,这事儿没有商量的余地!”
 
    王允说得是异常坚定,李肃也听得出来,这个事儿确实是没有商量啊。他一想,其实也能理解,要是说服吕布不成,哪怕吕布不会去告密,但是难保这事儿不被泄露出去,所以到时估计第一个先死的就得是自己的儿子和自己了。
 
    李肃狠狠地一咬牙,说道:“好,我定说服吕布,不成功,我死!到时一切和你们都无关,不过我儿望你们能放过于他,这就是我的唯一条件!”
 
    士孙瑞这时候又说话了:“你放心就是,子师兄绝不会食言的,不管你成功与否,子师兄都会放过于他!我士孙君荣担保了此事,李肃你便放心吧!”
 
    “好,有你士孙君荣作保,我李肃承了这事儿了!”
 
    “死猪不怕开水烫”,对李肃来说,自己儿子的小命儿都在人家那儿了,自己还有什么不能舍弃的。不过就自己一条命而已,为了自己儿子,就算丢了自己的命,一命换一命也值了。
 
    关键如今的自己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自己还能如何。什么有利的都掌握在对方的手中,而自己也只能是去做那个受人摆布的棋子了。李肃虽然不甘心,但是他不甘心又能有什么办法,如今的形势都在人家那儿,而人家也一下就能捏死自己和自己的儿子,所以除了答应对方,自己还能怎么样。
 
    “自古‘识时务者为俊杰’,你李肃便是如此!放心,你李肃只要能说服吕奉先,最后我们做事成功,一切自然都好说。不过哪怕你失败了,但是就像你所说的那样儿,和我们毫无干系,我们自然也不会为难你儿子的!”
 
    王允算是给李肃下了保证了,俗话说,“祸不及妻儿”,王允挟持了李肃的儿子,那不过就是想逼他就范而已,可不是真要绝了他的子嗣。王允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却也没有到那个地步。他和李肃更是没什么深仇大恨的,所以只要李肃真如此去做的话,他是一定会放人的。别的不说,这点儿信用,他王子师还是有的。怎么说也是堂堂的大汉司徒,说话自然是不能和那什么似的,对不。
 
    李肃心说,古人云,“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古人真是诚不我欺。自己今日算是真切地见识到了这两句话,看着他司徒王允王子师这人好像还不错,口碑很好,但是实际上就是个道貌岸然之辈啊,他连这事儿都干得出来,还有什么是他不能做的。
 
    李肃能这么想,其实也只能是说明他对王允还没有足够的认识而已。如果说是在平时的话,他王允还确实是不会做这样儿的事儿的,但是如今都到了什么时候了,要不成功,大家是都皆大欢喜,但是万一最后失败了,那么大家是一起都得死,所以他也是不得不如此。再说了,他王允为了大汉,做这点儿事儿又算得了什么,王允他自己没觉得什么,反而觉得很是值得。
 
    至于旁边的士孙瑞,他就更没觉得有什么不正常的了。他其实是很了解自己的这个子师兄的,而王允做下的这事儿也是在他所认知当中的,所以在他听到的时候却也没什么惊讶意外的。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