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你加入到我们才行如今自己还有自己儿子的姓命可都在你的身上啊要

发布时间:2019-01-20 17:17 浏览:
 马超确实没想到什么好的借口,不过这事对他贾诩来说就是小菜一碟,不过贾诩却还是装样子想了想,过了一会儿,他才对马超说道:“主公,诩有个方法,不知道如何?”
 
    “哦?还请先生不吝赐教!”
 
    “主公请想,太平道、黄巾军、还有他如今的张鲁张公祺!”
 
    贾诩就说了这么一句,他知道自己主公已经明白自己的意思了。
 
    果然,马超眼前一亮,说道:“好,好啊!先生的方法好,如此甚好!”
 
    要是让贾诩把意思完整的都给说出来,那也太侮辱马超的智商了。聪明一点就通,贾诩只是一句话,几个关键词语,就不用再多说,马超就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未完待续。)
 
 
    长安,李肃至从王允的司徒府离开之后,他便是愁眉不展的,心说自己到底是要如何去劝说他吕布吕奉先啊。.李肃他当然也知道王允还有士孙瑞他们为何要把吕布给拉进来,如果这次没有吕布的加入,那么就他们几个人密谋,最后基本就成不了什么事儿。但要是有吕布的话,那就不一样了,而且基本就是能成功,所以说有没有吕布相助,就是这么个天壤之别。
 
    而李肃也回府想了很久,他终于知道自己该如何去说服吕布了。因为像吕布如此人杰,他如今能寄人篱下,去为董仲颖做事,其实想想已经就是很不容易了。而吕布他之所以如此,在李肃眼里看来,无非就是当初董卓待他不薄,就连他最视为宝贝的赤兔马都直接送他了,而且董卓那时候兵力就有二十万,可以说是天下无人能及,所以吕布看到了董卓的强大,他也知道,自己追随他董仲颖,他吕奉先就不会被埋没,更不会没有用武之地,也会升官发财。
 
    可到了如今呢,人都是在变得,李肃当然看得出来,董卓和吕布两人可都是改变,再也不是当初那样儿了。所以这个就是大好的机会,此时的李肃觉得,自己就要去深深地挖掘出吕布对董卓的所有不满,是有一点儿就算一点儿,有多了不挖少,当让他的不满达到一个最大化之时,实在是再也忍受不了了的时候,想来自己也就成功了。有道是:“人的忍耐是有一个限度的”,李肃觉得此言无虚。
 
    --------------------------------------------------
 
    想到了此处后,李肃就直接去拜访吕布去了,结果第一次吕布不在,然后第二次一样是没在府上,直到李肃他来了第三次才了知道了吕布终于是在府上了,当然了这个时候都已经是很晚很晚了。而按道理来说,这么晚了还去别人的府邸去拜访人家,这是很失礼的一件事情,但是要真是有十万火急的要紧事,这个却也算是情有可原。显然,李肃就觉得如今自己是如此,他认为自己无论是多晚,都得早早地见吕布一面才行。
 
    而吕布他这边儿是刚准备和妻子严氏休息了,结果一听李肃来求见,吕布心说,这个李肃真会挑时候啊,今晚要是不给自己个说法,自己绝对饶不了他!他看着妻子幽怨的眼神,吕布只能是安慰了两句,因为吕布今晚都和妻子严氏说好了,要好好做做榻上运动的,但是如今这还没开始呢,李肃这个不速之客就杀到了。
 
    不过严氏不是那种不识大体的女子,反而还是懂礼守礼,也不是不能理解。李肃这么晚了前来拜访,要说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儿那根本不可能。所以虽然不满,但幽怨地看了两眼自己的夫君后,她还是对吕布说道:“夫君还是快些去吧,免得让人等久了!”
 
    吕布则冷哼了一声,“哼!李肃这个不速之客,我可没请他过来,我这就去看看他到底所为何来!”
 
    然后又和妻子说了两句后,吕布在严氏的服侍下穿好了衣物后,便向客厅而去。
 
    在会客厅的李肃虽然等了一会儿,但是他可不敢表现出半点儿不满来,而且本来还是自己失礼在先,他是更不敢如何了。这时就看到吕布过来,他忙说道:“温侯,肃深夜冒昧来访,还请恕罪,恕罪啊!”
 
    李肃此时可是一眼就看出来了,他吕布吕奉先这是明显对自己有所不满啊,没看见都面沉似水了吗,所以今晚自己要是解释不清解释不好的话,那可就糟糕了。
 
    吕布是没好气儿地瞥了李肃一眼,随即便说道:“李肃,今晚你要不说清楚为何来此,吕某认得你,可吕某的画戟却不认得你李肃是何人!”
 
    李肃闻言赶紧是一缩脖子,心道,至于如此吗,自己虽然失礼,但是却也不至于这样儿吧。其实吕布虽然心中也怨李肃这时候还过来,但是他也知道,李肃是有要事才这么晚也来求见自己,所以他也不过就是吓唬他一下罢了,如今看来效果还不错。
 
    吕布这时却是一笑,“坐吧,别说布怠慢了客人!”
 
    李肃是赶紧做了下来,不胜惶恐啊,“谢,温侯!”
 
    “说吧,到底是有何紧要之事,非要此时来找布不可?”
 
    毕竟是五原的同乡,虽然吕布和李肃的关系走得也不是那么近,但是同乡之谊却还是有的。所以在一般情况下,吕布其实还不会难为他李肃,吕布其实是个重感情的人。
 
    李肃言道:“想当初,温侯在那并州牧丁建阳的帐下,肃都为温侯不值啊,不过如今好了,温侯已在主公的帐下效力,而却还深受主公重视,深得主公喜爱,肃这个五原同乡,却还要恭喜温侯啊!”
 
    吕布一听,什么玩意?当初自己在丁建阳的帐下那时候确实不怎么样儿,但是如今在他董仲颖的帐下还是不怎么样儿啊,你李肃是怎么看的,枉你平时还自诩有些本事,但是连这都看不清楚?你不是会董仲颖老匹夫派来的说客吧,是来安抚自己的?
 
    “你莫非是主公所派,来布府上所为何来?”
 
    吕布心说,他李肃要真是董仲颖老匹夫派来的,那自己和他可就没什么说的了,好的坏的都是不能说的,然后直接就送客完事。
 
    李肃则摇了摇头,“非也,实不相瞒,温侯,肃此次前来却是有一件关乎温侯安危的天大之事,所以是不得不来啊!”
 
    吕布一听,到底什么大事儿啊,你李肃倒是说啊,“请将当面!”
 
    “不过在这之前,肃倒是想先问温侯一句,主公既然对温侯如此看重,可为何之前却连一个女人都舍不得赏赐于温侯?而且最后却还直接下令处死了其人?”
 
    吕布如今一想起这事儿来,他就火大,更别说还是听别人提起了,他火儿这一下就更大了。心说你李肃今晚到底是来找自己的,还是说是来看自己笑话的?
 
    “为何有此一问?布却也不知为何,但是主公做事焉是布所能明白的?”
 
    可以说这时,吕布他虽然是已经极尽掩饰了,但是李肃却还是看出了他的不满来。李肃心说,不满好啊,不怕你不满,就怕你全忍了。如此才能让你就范,要不怎么能和我们合作呢。
 
    “昔楚庄王绝缨之会,不究戏爱姬之蒋雄,后为秦兵所困,得其死力相救。当初的楚庄王尚能如此,何况如今的主公,难道温侯就不知到底主公他为何如此吗?”
 
    李肃的话算是很清楚了,那意思当年楚庄王的爱姬被属下调戏了,他楚庄王都没去追究,给了属下面子。那么今曰主公能为了一个小妾就去如此追究吗,难道真是为了所谓的面子?
 
    还别说,这个楚庄王折缨的典故吕布还真就知道,所以一听李肃所说,他这是强忍着心中的怒火,没地方发啊。他对董卓是非常的不满,他早就相信了王允和他说得话了,什么面子,董仲颖老匹夫那就是防着自己呢。可恨,可恨啊,自己为了他出生入死,他却都时刻防备着自己。更是连一个女子都舍不得,自己真值得为他效死命吗?人已经被董仲颖老匹夫处死了,估计自己如今都成了他人的笑柄了吧。
 
    吕布知道,每曰都有多少人想看自己的笑话呢,结果这回他们应该都算是如愿以偿了。
 
    吕布对李肃摇了摇头,“这,是主公不信任布了?”
 
    李肃微微摇了摇头,“温侯所说也不一定就是如此,其实肃却以为,主公之所以如此,很大可能就是因为有人要对温侯不利啊,此乃小人作祟!”
 
    吕布一听,有人要对自己不利,这胆子也太大了吧,“那么会是何人如此?”
 
    “温侯请想,温侯要是出了事儿,或者倒下了,结果对谁最有利,那么当然就是谁了!”
 
    吕布闻言眼前精光一闪,好像是有了人选。因为在所有人里,和自己并州一系的人最不对付的就是李傕、郭汜他们,而自己要是真倒下的话,当然是对他们最有利了,还能有别人吗。
 
    就在这时他又听李肃说道:“不过温侯却不必担心此事,有主公在,想来是不会对温侯如何的。毕竟主公怎么可能会对温侯不利呢,很多事上主公可还是要靠着温侯啊,所以就算有小人又如何,只要主公在,温侯自然就无恙,主公总不能害温侯吧!”
 
    吕布听了是心中暗骂,什么叫不能害我?他董仲颖老匹夫当时看样儿都恨不得杀了我啊,还好我跑得快,要不没准可能负伤了也说不定。你李肃却不知道此事啊,要不你绝对不会如此认为。
 
    吕布从来就不怕别人对他如何如何,更别说什么暗中下手,背后中伤了,但是却也是不得不说,他特别讨厌这种小人行径。在他看来这事儿已经就对上了,董仲颖那老匹夫已经利用完自己了,然后自然就不重视自己了,而且还一直都时刻都防备着自己,如今又有人是落井下石。
 
    要说比起老贼的嫡系人马,自己和自己并州一系还有并州军的士卒终究是外来人,他要是能相信就怪了,所以他可能对自己确实是起了杀心啊,要不是自己这一系还有点儿用的话,估计可能早就让他给处置了吧。(未完待续。)
------------
 
第三五九章 李肃游说吕奉先(续)
 
    吕布如今他是越听李肃所言,他心中的不满就是越甚,心说你李肃知道什么具体的情况,你是什么都不知道啊,他董仲颖老匹夫还不想杀我?他其实都已经……
 
    “唉,这就是你说的关乎于布的天大之事?”吕布长叹了一声说道。
 
    李肃他此时看着吕布,心中则暗道,吕布吕奉先,我必定要说服你加入到我们才行,如今自己还有自己儿子的姓命可都在你的身上啊。要是不能把你也拉上这贼船,自己可就对不起自己还自己那孩儿了。所以宁可让自己对不住你,但是也不能对不住我自己啊。“死道友不死贫道”,虽然李肃可能不知道这句话,但是这个意思他却还是很明白的。
 
    于是他点点头,“温侯所想不错,正是如此啊!这今晚肃多有叨扰,就此先告辞了!”
 
    吕布一看,他刚想说什么,不过却没开口。他总不能这时再开口挽留李肃吧,时辰都已经这么晚了,要说自己还得赶紧去找妻子呢,所以根本就不好在李肃这儿再耽误太久。而李肃他也算是看出吕布的意思来了,不过他这时来了个欲擒故纵,于是便说道:“温侯今晚,肃确实是不便再多打扰了,有机会的话,温侯可以来找肃,肃确实有解决温侯当前处境的办法。不过温侯亦知,这也不是一句两句话就能说得清楚的,所以如此,肃告辞,温侯还请留步!”
 
    说完,李肃站起转身就离开了,吕布确实也没去挽留,不过之前李肃的话他却是牢牢地记住了。心说看来自己要找机会去李肃的府上一趟了,这可是势在必行啊。所以也不在乎这一个晚上,于是吕布便说道:“如此,布也不远送了!”
 
    “告辞!”说完,李肃就离开了吕布的府邸。
 
    不得不说,李肃这此没算白来,而且这一手玩得挺漂亮,把吕布是吃得死死的。
 
    首先,他是成功地激发出了吕布他对董卓的不满来,而且还深深地怨恨着董卓。其次,吕布对董卓有了更多的猜疑猜忌,之前他只是以为董卓对他是不信任,防备着他,而且还利用于他,但是如今他却已经想到了可能是董卓要杀他。至于这第三那就是李肃的欲擒故纵了,明明他的意思是想马上就和吕布说出来他此行的目的,但是李肃却还是强忍住了,没有说出来,而是让吕布有机会去找他,他自然会为他去解答各种疑惑。所以以上,要说服吕布自然是减少了很多的阻碍,甚至可以说确实是事半功倍啊。
 
    --------------------------------------------------
 
    果然,到了第二曰,吕布是亲自登门拜访李肃。
相关阅读